【侯孝贤番外篇】在民国的黄昏里

2017-07-26 20:04:32 2017送白菜 上百度搜索“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”就能找到这啦!

约访侯孝贤,结果连袂来了朱天文。访谈中,国际大导演言简意赅,譬如我们问何以杨德昌要找他拍《青梅竹马》?「没有为什麽,两个认识啊,聊电影很麻吉啊。」一句话就把访问堵死,往往是朱天文把

约访侯孝贤,结果连袂来了朱天文。访谈中,国际大导演言简意赅,譬如我们问何以杨德昌要找他拍《青梅竹马》?「没有为什麽,两个认识啊,聊电影很麻吉啊。」一句话就把访问堵死,往往是朱天文把话揽过来,为我们解围。这对合作了34年的导演与编剧默契太好,往往一个人开了一个头,另外一个接下去,似乎连呼吸都一致。

1983年,两人因为《小毕的故事》初次合作,问朱天文可会知道後来这样的结果,「没啊。至少我没有啊。第一个作品《小毕的故事》被陈坤厚侯孝贤改编,当时跟他们约在明星咖啡店谈版权,还穿线衫高跟鞋型,故意装得很老练赴约,因为那时候对电影圈印象很差,想说都是男盗女娼,没想到来的人很年轻的, 一聊才知道电影界看书的。」朱天文哈哈笑了起来,本以为她是王菲一样的低调自持,谁知来了一个爽朗的那英。

自1975年担任《桃花女斗周公》算起,侯孝贤已有八年的编剧经验了,尤其是80年代开始,与陈坤厚合作《天凉好个秋》《蹦蹦一串心》,爱情喜剧写得一把罩。对他而言,朱天文的出现,让他的创作加入了新的元素,他说朱天文的文字有氛围,他感受到了,就会有想像。

然而朱天文把编剧的身份放得很低,说剧本无非是导演的空谷回音,但她却最懂他:「是个抒情诗人,而不是说故事的人,他的电影特质也在於此。」

当然,她没忘记自己还是个小说家,小说还是在写,写长篇。若无琐事,一天能在书桌面前坐3、4小时,那正在写的小说就叫《在民国的黄昏里》,「基本上民国已经不在了,我已经61岁啦, 我就写我的现在,我有生之年的台湾。」少年吟哦的民国山川已在政党轮替的政治正确里被消灭了,日月副刊凋零,文学场域移师网路,她不上网,不用智慧型手机,所以是不存在之人。不存在之人说自己日日仍在黄昏的操场快走,为那创作好好锻链身体,好好保重。

更多镜周刊报导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