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侯孝贤番外篇】济南路69号的如烟往事

2017-07-26 20:04:37 2017送白菜 上百度搜索“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”就能找到这啦!

1982年,杨德昌拍完《光阴的故事》《海滩的一天》,志得意满,脑海中总有源源不绝的拍片创意,「拍完《海滩的一天》,一群人聚在杨德昌济南路家中讲故事,一块黑板写满要拍的计画,其实我们新电

1982年,杨德昌拍完《光阴的故事》《海滩的一天》,志得意满,脑海中总有源源不绝的拍片创意,「拍完《海滩的一天》,一群人聚在杨德昌济南路家中讲故事,一块黑板写满要拍的计画,其实我们新电影早年都是拍朋友之间的故事,听你讲、听我讲、听他讲,然後总合起来,」《青梅竹马》编剧朱天文说:「我跟他讲说了张爱玲《色,戒》的故事,杨德昌听完眼睛一亮,说要拍一个暗杀的故事,当年去上海不可能,说要拉拔到东欧去取景。《青梅竹马》也是当中的一个案子,他看到觉得眼前这个人(侯孝贤)很适合,剧本有一半是根据他塑造出来的。」

有了男主角,却遍寻不着女主角,杨德昌甚至把脑筋动到林青霞身上,最後不了了之,因为蔡琴与朱天文的妹妹朱天心是小学同学,侯孝贤就向杨德昌推荐了蔡琴,朱天心在《三十三年梦》补充了这段往事,「第一次见面两男约在录音间外候着,蔡琴那时候正在录《最後一夜》专辑的某一首吧,杨德昌聆听片刻,伏下身去埋首於双掌,半天抬起头对侯子(侯孝贤)动容的说『好性感啊……』」。

《青梅竹马》电影里的恋人无疾而终,电影外的导演、女明星走向红毯的另外一端,杨德昌少年心性,纤细而敏感,但妻子的世故和作人的圆融每每叫他折服,故而有一日他忘情地对朱天文说:「蔡琴懂好多喔。」

然而这段感情在袁琼琼文章《他人的爱情》却有着不同的样貌,蔡琴与杨德昌,袁琼琼都认识,她这样评价杨德昌:「他那时留长发,在脑後紮着小辫。人笔直。戴金边眼镜,笑起来有点小酒窝,不大讲话。带点羞怯感。他是个很丑,可是很迷人的男人。」,蔡琴与杨德昌初相识,总是患得患失的,不明白这个男人在想什麽,「杨德昌可能不知道,许多时候,蔡琴打电话给他时,旁边有个听众我。两人讲完话,蔡琴就会把他说什麽她说什麽搬给我听,然後表情严肃,眼瞪大大问:他这样说是什麽意思?」

有才华的男人永远最危险,蔡琴後来受不了,给杨德昌发了最後通牒,如果他还不给她个明确定位,她大约就要走掉了。一晚,她要去餐厅唱歌前跟杨德昌说,等他想清楚,叫他留话在她的答录机里。

「我还记得那小小的客厅,藤编沙发,米白色沙发垫,透明的浅青色玻璃茶几。答录机就在茶几上放着。蔡琴进了门先去察看,看到答录机上显示了有留言,她立刻整张脸煞白,像要昏倒。她说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完了完了。

『他一定是来拒绝我的。』她说。然後她开始走来走去,穿着那浅蓝色小礼服,像一团移动的海水。走了半天坐下来。看着答录机,发呆。然後说:『我不要听了。我要洗掉。』」袁琼琼说她和蔡琴两个人盯着答录机,彷佛那是个怪兽,没人敢动它。

此刻,电话响了。蔡琴去接。口气沉稳,说自己刚到家。放下电话她才说那是杨德昌打来的,杨德昌问她听答录没有,叫她去听。这时她们才按了「play」之後,毫无声响。那静默至少也有一分钟之久。之後,是一声长长的,长长的叹息。然後,那个必须下决定的男人说了话:「你叫我怎麽说呢?」这就是杨德昌的全部答覆。蔡琴进房间去给杨德昌打电话。出来的时候眼睛发红,说要去杨德昌家。

袁琼琼如此写道:「我陪她一起到杨德昌济南路的住家。黑夜里,杨德昌出来开门,他那高高瘦瘦的身形遮蔽了蔡琴。他把那浅蓝色的女孩圈进手弯里,关上了他家的红漆大门。」

之後,两人就结婚了。这是发生在1985年,两人合作《青梅竹马》隔年後的事情,10年之後,两人婚姻因为杨德昌与彭铠立外遇而告终,杨德昌对这段婚姻的评价是这样:「10年情感,一片空白」。

袁琼琼的句子:「我深信,在那个夜里,杨德昌把他水蓝色的女孩圈进臂弯里的时候;在蔡琴,让自己顺从那男人隐没入红色大门的时候,两个人都不是为了让面前的10年一片空白的。但是,依旧空白了。」

人生翻过了另外一页,当事人各有各的故事填满那空白,女人变成两岸三地的金嗓歌后,温暖的声音是《无间道》永远不可能被遗忘的时光。男人另有婚姻和小孩,套句侯孝贤的话,「他变得很松,很柔和,变成很温暖的人」,一切是是非非都随着杨德昌2007年,因结肠癌病逝美国洛杉比佛利山庄家中而停止。

随着《青梅竹马》再度重映,前尘往事都回来了,新科技能修复片中温暖而美好光影,而电影外的现世却已人事全非了。

更多镜周刊报导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