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2017-08-09 20:08:32 情感两性 上百度搜索“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”就能找到这啦!

我是最强妖孽,从小到大都是最强妖孽,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最强妖孽,都是拜我妈妈所赐。我的身世一直都是一个迷,当我知道我的身世的时候,我果断和男友分手

我是最强妖孽,从小到大都是最强妖孽,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最强妖孽,都是拜我妈妈所赐。我的身世一直都是一个迷,当我知道我的身世的时候,我果断和男友分手了。其实和男友分手最大的一个原因,就是他每晚都要榨干我....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打记事开始,我就是一个回头率百分百的女孩。如果这算是上苍的一种恩赐的话,那我应该感谢妈妈,当她那良好的修养和完美的容颜由我来秉承后,我便成了她艺术生涯中最完美的作品。若可以选择,我宁愿放弃这份完美,因为它承载了太多的孤独与压力。从小到大,我几乎没有什么闺中密友,甚至能说上几句话的伙伴都没有。一个孤傲的背影就这样从小学走到大三。同学们说我因为美丽而骄傲,我无须解释。我所窃喜的是,没有人知道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。

我没有父亲,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。我很奇怪,妈妈竟然能做到23年守口如瓶,并最终带着这个秘密长眠。我一直都猜不透那是怎样一份情感,想来如果不是一段痛彻心扉的爱,便是一场刻骨铭心的痛。在我14岁第一次看了琼瑶小说后,我就在头脑中编织了无数个版本的妈妈的爱情,在那些故事里,我永远都是美丽而可怜的私生女。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23岁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,我终于知道,自己并不是一个私生女,爸爸和妈妈也没有书写琼瑶版的大爱大恨。结束两年的平淡婚姻,妈妈便带着刚满周岁的我由北京回到老家济南。那是我漫长成长的开始。这些都是成告诉我的,在妈妈去世的前三天。那是我与成的第一次见面,他是妈妈故事里的真正主角,也是我的。成的车子很张扬,大概是500CC。启动时不是恼人的轰鸣,而是动人心魄的尖锐啸声。那是我最冷的日子,感觉到妈妈的即将离去,痛苦和无助让我即使在医院病房20几度的室温下也感到异常的冷。所以,当成的车子停在我面前时,我突然有一种归属感。

你是苏苏吧,我是你妈妈的朋友,上车吧,想和你谈谈。对于同样孤独的妈妈的世界里突然跳出来的朋友,虽然惊讶,嘴始终紧闭,却并没有拒绝,我顺从地上了他的车。那一天,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更知道了妈妈天大的秘密她有一个长达八年的情人。如你所猜,是成。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上世纪七十年代,他们是北京某高校的一对深爱对方的大学恋人,那种刻骨铭心,成说,他永生难忘。后来,由于某些原因,毕业后,成回到了那个南方小镇,妈妈却因嫁给了一个高干子弟我的爸爸而留在了北京。终因忍受不了平淡无爱的婚姻,妈妈带着我逃离了那个播洒了她爱情与梦想的城市,在济南做了20多年的大学美术教师。

成先后做过编辑、广告、保险,最终在房产上有所成就。8年前在同学会上知道妈妈的电话后,他毫不犹豫地把公司的新项目投资在济南,这个在当时还不是很有市场的城市。作为彼此生命中唯一的爱人,他们能走到一起,我可以理解。但奇怪的是,明明相爱,为何不正大光明?为何对我隐瞒得如此之深?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后来妈妈去世之后,我将自己锁在房间锁了很久,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别人,我仿佛永远都面对不了妈妈的秘密以及妈妈的死亡。我打通男友的电话跟他说分手,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,但是我却没有勇气....

电话再次响起时,我没有接。我怕男友反悔。我的决定从不容反悔。电话响了好久好久。后来,门铃响了,开门后,我看到了成那焦急的目光。从没有人让我感到如此般受重视的目光。成拥我入怀,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父爱的我,终于失声痛哭。成带我去咖啡厅,我们不再提妈妈。我知道,那不仅是我的伤痛。茶座里举首投足间的绅士风范,不难看出他的阶层。他说苏苏你很漂亮,一定有男朋友吧!我告诉他两小时前分手了,他很心疼。那么,以后,就让我来照顾你吧!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23年的第一次心动,居然是妈妈的情人带给我的。一个第二次见面,说过寥寥几句话的男人。我不知道那是断层多年父爱的填补,还是其他。去年春节,我去东营舅舅家和姥姥一起过年。除夕夜魂不守舍。当手机闪亮时,我终于知道我是那么地想念成。尽管此刻,他在南方某个城市属于另外两个女人。终于知道,你成了这个世界上我最惦记的人。他的短信。我的想法。我也一样。

大年初六,成回来后当晚,带我去了他的公寓。他亲自做了元宵给我吃。元宵里甜甜的豆沙,和我的快乐心情一同流出。当我将身上最后一件衣物褪去时,我看到了成的泪光。后来一个星期我们都没有联系对方。我可以理解他的感受,爱上母女两个人,若不是风流得没有边度,便是痛苦得无限沉沦。而我,想着妈妈,她能理解吗?但我清楚地知道,在我面前,成,不是父亲,是一个男人。我爱的男人。

我是最强妖孽 口述同居这些年被男友榨干的每个夜晚

我是最强妖孽

后来我和成在一起之后,我生活发生了改变,我也渐渐变得乐观了。成在物质上很能够满足我,我也渐渐忘记母亲去世的痛,我很希望我就能这样过一辈子.....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