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2017-08-15 20:12:47 情感两性 上百度搜索“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”就能找到这啦!

午夜风流,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,而我却和婶婶在午夜的时候疯狂了一把。那天晚上,叔叔刚好不在家,饥渴难耐的婶婶竟然跪在床上,求我帮她止痒,当时我就惊呆了,

午夜风流,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,而我却和婶婶在午夜的时候疯狂了一把。那天晚上,叔叔刚好不在家,饥渴难耐的婶婶竟然跪在床上,求我帮她止痒,当时我就惊呆了,没想打婶婶竟然是这么风骚的一个人......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我婶婶身高近一米七,丰乳肥臀,模样也俊俏,在我们当地是出名的漂亮,我叔叔因此虽然在外面打工累死累活,却总是笑呵呵的,他到现在也觉得自己的命好。当时我也有一米六几了,和婶婶差不多高,我继承了我们家的优良传统。有一件事藏在心里很久了,都没有说出来过,今天我要讲一下我的婶婶,我和婶婶的性故事。

也长得还算不错。婶婶一直都很喜欢我,当然是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喜欢,因为她是看着我长大的。放暑假了,我常常在屋后的竹林下乘凉看书,(那时候我对男女之事已经有了点了解,而这正是来源于我所看的那些小说。这天我正被小说中的一段色情细节迷住了,连婶婶叫我,我居然也没有听到,她生气地抢过我的书说:看的什么,那么专心?我急忙伸手去回抢。

结果我的动作让她更加好奇,笑嘻嘻地推开我看了起来。看了一段她就楞住了,说,哪儿来的?我面红耳赤地说是借的。她说我不管你是借的还是买的,没收了,谁让你看这种书的。说完转身走了。我知道婶婶是刀子嘴豆腐心,(只要我多给她做点事,他就会还给我的。所以在这以后的几天我总是帮她做这做那,甚至在她乘凉时给她打扇,弄得我满头大汗,可是她还是不还给我,我妈笑骂我对妈还不如对婶婶好,男人都不是东西,一见到漂亮的连妈都忘记了。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婶婶脸红着回敬说,看来大嫂得娶儿媳了,我这模样行吗?父母不在时,我悄悄对婶婶说,千万别让他们知道啊!婶婶笑盈盈地说什么啊?我说就是书的事情啊!婶婶说什么书啊?我简直急得要哭了,婶婶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看,要看就看读的书啊!

好啊,我暂时不说,看你的表现了。隔天我的表现机会就来了,村里的一个小孩把堂妹打哭了,我当然义不容辞,伸手扇了那家伙两耳光,我带着堂妹回来正向婶婶表功时,那家伙领着他父母来了,这下好了,人家的理由是我是个大人了,为什么欺侮小孩子。婶婶急忙说我虽然是长高了,可是还只有那么点岁数,不懂事。

最后道了歉才算了事,我日哟。这天在池塘游泳,一个伙伴高叫狗娃儿(我的小名)长毛了狗娃儿长毛了,我羞愤地追打他,他躲到池塘边他妈那儿去,我追过去,(他妈笑嘻嘻地对也在洗衣服的婶婶说,你家狗娃儿还真长毛了哟。婶婶瞄了我的东西一眼笑了笑。那女人伸过头对婶婶悄悄说了句什么。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婶婶笑着打了她一下,对我说,过去。我于是只好乖乖地听话。七月的天气确实是酷热万分,我家旁边的池塘不久就被太阳晒得快干了,井水早已枯竭了,满院子的人纷纷挑着桶到十几里外的邻村去挑水用。虽然这种情况以前也遇到过,可是那时基本不关我什么事,现在我长高了长壮了,于是很自然地和父母一起挑起了水桶。

尽管我挑一桶水要比别人多用一倍的时间,可是几天下来,还是累得我受不了。父母看我可怜,只得给我放了假让我在家休息。我浑身酸痛了两天,也就渐渐恢复了,水知道一项新的使命又来了。大概是天热,我奶奶牙疼得厉害,由于父母和婶婶天天轮换着不停排列子挑水,所以只得由我负责去采一种我奶奶说是一吃就见效的草药。我到我家后面的大山里转了两天。

结果是空手而归。看着奶奶疼得一边脸高高肿起,我很内疚,心里发誓一定要找到那种草药。这天,我专走别人从未去过的山林钻,走了一会我就害怕了,毕竟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太荒凉了,我再一次垂头丧气地回了家。刚到家门,我堂妹就兴高采烈地喊我去看西游记,我陪她看了一会,由于上山累了,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那晚,我竟然做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梦。在梦里,婶婶爬上我的床,将我的衣服一件件剥去,之后将她的玉手放在我的小兄弟上不断摩擦,还跪在床上要我帮她止痒......不知道何时,堂妹竟然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我。

堂妹被我刚从睡梦中醒来就猛然坐起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转过身来上上下下地打量我,突然大笑着说:哥哥流尿了,妈妈你看,哥哥那么大了还流尿呢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原来我的短裤裤裆湿了很大一块,我羞愧极了,我知道,这就是书上说的梦遗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了,可是我是第一次在婶婶的床上这样,而且婶婶就在旁边满面红晕地笑我,我简直无地自容。婶婶看我难堪的样子,理解地说:快去换了!堂妹还在笑个不停,婶婶瞪了她一眼说:别出去乱说啊!

我换好短裤,和以往一样悄悄舀水洗了我刚换下的那条短裤,然后再次回到了婶婶屋里,打算等到堂妹出去的时候给婶婶说,(让她不要告诉我妈。可是堂妹正看电视得起劲,老是没机会,看看婶婶已经在床上睡着了,我更加着急。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好不容易等到堂妹看完电视出去玩了,我一边听堂妹是否走远了一边观察婶婶,婶婶侧身躺在床上,看到她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和浑圆的肥臀,我的小弟弟又硬起来。我伸手按在婶婶的肥大结实的圆臀上晃动,婶婶的肥臀真柔软啊!。婶婶醒了。

一看是我,说:做什么?我吞吞吐吐地说:刚才的事,别给我妈说,好吗?婶婶不置可否,看了我裤裆一眼,一见到我高高耸起的裤裆,顿时呵呵笑起来,说:狗娃儿真的长大了哇!我面红耳赤,不知说什么好。婶婶看了看我依然按在她又圆又大的肥臀上的手,想了想,说:你这样多久了啊?我说:有三次了。婶婶再次妩媚地笑了,连眼里也闪着光,说:都在梦里吗?我羞愧地点点头。婶婶说:梦到谁了呢?我发现婶婶并没有把这看成一件很丢人的事。

午夜风流 叔叔不在家饥渴的婶婶跪求我帮她止痒

午夜风流

挺婶婶这么一说,我心中的欲火再次激发了出来,将婶婶放在床上,撕开她的内内一顿进进出出,婶婶没有反抗,似乎很享受的样子,还时不时发出娇嗔的呻吟声。就这样,我和风流的婶婶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午夜。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