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专文】想唱首母语的儿歌给孩子听

2017-08-16 20:02:21 2017送白菜 上百度搜索“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”就能找到这啦!

今年年初甫升级为母亲,哄孩子睡的时候惊觉我只会唱「婴仔婴婴困,一暝大一寸,婴仔婴婴惜,一暝大一尺……」这首《摇婴仔歌》,想起自己十几年前曾经参与台湾歌谣节目的制作,努力拼凑关於台语

【专文】想唱首母语的儿歌给孩子听

今年年初甫升级为母亲,哄孩子睡的时候惊觉我只会唱「婴仔婴婴困,一暝大一寸,婴仔婴婴惜,一暝大一尺……」这首《摇婴仔歌》,想起自己十几年前曾经参与台湾歌谣节目的制作,努力拼凑关於台语儿歌的曲目,除了《西北雨直直落》、《天黑黑》、《白鹭鸶》,还有被改唱为《雨夜花》的《春天》之外,能唱进我这个新手妈妈心坎里的竟寥寥无几。

上网搜寻台语童谣,找到的结果让我大失所望,在这一个大半以台语为母语的岛屿上,目前有的童谣大部分都是早期的作品,後续数十年期间竟没有太多新创作,让人很担心这样的现况是因为把台语当母语保留与传承的动机,已经薄弱到没有警觉。

近来本土社团不断呼吁「催生台语公共电视台」,有人认为这是「福佬沙文主义」,也有人认为不需要浪费资源再开一个电视台,毕竟在目前台湾电视频道里,都还有台语发音的节目或戏剧,在日常交谈中也常用到台语沟通,但台语的保存与流传真的有我们想的那样乐观吗?

催生台语公共电视。图/催生台语公共电视台脸书粉丝页

在投入台语节目制作之前,我以为自己的台语很好,毕竟从小在台语家庭成长,日常使用上并没有感到局促的地方。後来主持人全程用台语跟我讨论脚本时,我一时语塞,当下才发现我与台语居然如此陌生。你可曾想过台语的「时髦」怎麽讲?「乌龙旋桌」是什麽意思?是「风台」还是「台风」?我们吃的是「饭包」还是「便当」?「摸蛤兼洗裤」能在正式场合讲吗?有台语发音的频道并不表示能传达或保留台语的文化与价值,听得懂台语也不一定代表理解话语里的意思或精神,更何况如果没有必然要使用的动机,以台语作为创作基础的作品少了,这个语言不再被使用、进化、传播,台语的式微是眼前必然发生的事。

有一次回家发现我的母亲正在收看八点档的台语连续剧,当中主角们各个用着台语尽讲些「报仇」、「可恶」、「狠毒」…之类负面的字眼,我随口问我母亲说:「这种剧情的电视你怎麽看得下去?」母亲回答我说:「再不看,已经没有台语节目了。」当下心头一震,是啊!昔日的歌仔戏、布袋戏不复见,剧情较完整的台语连续剧也被不见踪影,如果还挑剔,真的都没得看了。

今年金曲奖最佳台语男歌手谢铭佑上台领奖时感慨地说:「现在30岁以下的小孩、年轻人,别说讲台语,听台语都稍微有问题,我希望家里如果是台语环境的人,你跟你的晚辈讲话能不能尽量讲台语?在1930年台语歌是台湾唯一的流行音乐,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写下去,不过写下去你要听懂。」身为曾经制作过台语节目的制作人,我能理解这样的呼吁是多麽忧心又无力。

的确,保存及流传台语这个母语,催生台语公共电视台并不是唯一的方法,但透过大众传播的节目制作、题材蒐集与建立,以及以完整严谨的制作架构向大众播放台语节目或戏剧,是眼前比较容易获得共鸣且成本较低的办法,趁着台湾还有许多人熟知台语文化的文雅与深度,应当抛开成见以保留文化的角度着手进行,否则台语不断被积非成是的用法贴上负面标签,抑或无法成为日常完整沟通的工具,到时候才警觉连台湾最多人使用的母语也要消失就为时已晚,更别提想唱首母语的儿歌给孩子听了。

本文取自《【绿逗什锦】【黄育芯】想唱首母语的儿歌给孩子听》

专文属作者个人意见,文责归属作者,本报提供意见交流平台,不代表本报立场。

文章地址
该文章内容发布于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(WwW.MeiKeBi.CoM)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,谢谢您的配合!
相关文章
返回顶部